隐喻

Metaphor of the Shadow


这是一个关于明与暗、内与外、生与死、过去与未来的作品。是从今天的都市启程走向乡村的种种遭际和思索,所依凭的中介是仍活动在此时此地的戏曲;所撷取的意象来自于鲁迅的《影的告别》。

在现代文明的强光照射之下,戏曲早已成为“历史的遗形物”,它是一个向我们锁闭的世界,我们只能借助于隐喻的机制重新建立沟通的桥梁。死后复生、魂兮归来是戏曲中老套而又充满意志的核心精神,同时又是我们面对它的态度和意志,以及整个现代文明对传统世界的压抑机制的一个隐喻。现代文明构造了一个明与暗,人与鬼,理性与非理性相互对立的话语,当我们思索这些时,不期然再次和鲁迅相遇,鲁迅的描述切中了我们的经验,那就是:彷徨于无地。在明与暗、内与外、生与死、过去与未来之际彷徨于无地。在明与暗、内与外、生与死、过去与未来之间对质。我们试图面对祛魅之后的时代的贫乏和危机,表达深刻的反省和驳诘。

我们撷取戏曲中的形式来表现光明/黑暗、现代/传统,肉体/灵魂(身/心),物质/精神相互分裂的生存处境。在道情戏大哭板的招魂中,死去的魂灵独白,表达他对魂灵归宿的看法……

通过“看”、“听”等行动将戏曲(乡村)对象化、陌生化并达到一种沟通和理解。一群人从正午光亮无影的世界走到星夜直至暗夜,他们中有人在表达对光明和黑暗的感受,这时远处有一小束光,照出活动的影子,乐声、歌声响起……他们又发了一通关于光明与黑暗的感慨。然后,乡村沉寂。

节日的鞭炮响起,有一个高亢的声音在说着招魂的词:魂兮归来,四方皆不可去……所有人都出现在一个彩色的世界里,有的表情木然,有的表情夸张。最后是穿黑白衣服的小丑出场,世界渐渐在他们的活动中变成灰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