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人日记

A MADMAN DIARY


作品根据鲁迅同名小说改编,2011年由新青年剧团创作并首演于北京,导演李建军。2012年先后在东京、柏林上演,2013年前往台北演出,2014年在澳门、北京和上海演出。

《狂人日记》是鲁迅创作的第一篇白话小说,也是现代中国的新文学的第一篇杰作。《狂人日记》写于一九一八年四月,发表于《新青年》第四卷第五号。
鲁迅曾说,《狂人日记》“显示了‘文学革命’的实绩”,它以“‘表现的深切和格式的特别’,颇激动了一部分青年读者的心”。是中国新文学的开篇之作。小说的主题,据鲁迅说,是“意在暴露家族制度和礼教的弊害”。“弊害”何在?乃在“吃人”

新青年剧团认为小说切中了生活在今天的我们自己的生存体验。即:“信不由己”“心为所夺”。试图通过作品与狂人以及鲁迅先生对话。 

鲁迅的短篇小说《狂人日记》是日记体,是一个被所有人视为疯子的人写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思。他认为周围的人都在吃人,自己也要被迫吃人或被人吃。狂人被关起来,拒绝家人送来的饭菜,拒绝被医治,并试图劝说周围的人不再吃人。最后一刻,狂人发现或许自己曾在无意中吃了亲生妹妹的肉,在绝望中发出呼喊:“没有吃过人的孩子,或者还有?救救孩子……”

《狂人日记》里满纸疯话,充满了对中国社会的质疑与拷问。“吃人”的意向具有象征意义,但更直指现实中的蛮性和愚念,以暴易暴的轮回。

新青年剧团的《狂人日记》并不是对小说《狂人日记》的简单改写。小说中的日记体以自述和对话的方式在舞台上呈现。在主人公之外,编剧庄稼昀运用歌队和歌者承担了叙述、评论、和转换戏剧场面的功能。演员不时跳出歌队,成为狂人眼中那些“吃人”的一干人等:大哥、何先生、陈老五……这一对多的舞台关系令《狂人日记》的舞台上每一分钟都充满角力与冲撞,展现着觉醒、反思、和挣扎的狂人与众人的驳诘和对抗。

《狂人日记》的舞台是一片废墟,由百块砖头和大量碎石块铺成,石块下的铁架子在戏中可来回移动,构成移动的舞台。演员在砖块和石头里行走、摸索、挖掘。尘土弥漫间,身体的潜能被困难与障碍所激发。

这片废墟也是对现实的隐喻:物质的废墟或许可被清理、被重建,而精神的荒芜却麾之不去、催生麻木。